办卡地址

政务大厅、管理中心

上午:8:30-11:30;下午:13:30-17:30

共享单车企业破产,单车按吨甩卖后50元再售,用户押金难讨回

  • 新闻来源: 永安公共自行车
  • 发布时间:2018/5/24 15:51:49
  • 点击量:163

小鸣单车破产清算,仍有70万名用户押金未退的消息,将不少的用户又拉回到去年“排队讨押金”的痛苦时光。

2017年9月,曾经市场占有率第三的酷奇单车出现押金挤兑风波。北京通州万达广场B座前的空地上,上千人在整整齐齐的排着队等待进入大厦,这是第一起大规模的押金挤兑事件,直到今日,仍有大批量的酷奇单车用户未能拿回属于自己的押金。

两个月,第二个拥有大量用户基础的共享单车公司宣布在战场上溃败。11月,小鸣单车被曝裁员99%,董事长退出,CEO离职。这成为酷奇之后,又一个倒闭的正规军。根据此前小鸣单车公开的数据显示,该公司累计收取用户押金金额为8亿元左右,累计用户数量为400多万人,截至目前已退还八成用户押金,尚有70万名用户的押金未退还。

即使破产清算,按照这些企业的资产能力来说,数十万用户200块钱的押金能否如数归还依然是个问号,那些被吞进去的真金白银早早已经化成了街头上一辆辆五颜六色的车。

那破产之后,车呢?AI财经社通过多方采访,试图搞清楚,你交了押金的跑路单车都去了哪里。

被供应商抵债后的二次出售

从天津市中心出发,大约四十公里开外你就可以看到武清区的界线,汽车驶过一座立交桥,路边树立的牌子上依稀可见“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王庆坨欢迎您”的字样。被日光晒的几近掉色的广告牌能让你明显地感觉到年代感,这里是共享单车的诞生地,也是他们的归宿之一。

在王庆坨小镇三四公里开外的赵家柳村,AI财经社在一处田野里见到了堆积着上万辆的酷奇单车和小蓝单车。

15270336656320fc7326db7.jpg

                                               村子里上万辆的酷奇单车

他们被整整齐齐地码在那里,等待着被二次出售。AI财经社以想要买车的名义联系到这批共享单车的拥有者陈放(化名)。他表示,存放在村子里的共享单车共有1万多辆,小蓝单车和酷奇单车均是由四川拜客出行授权其进行运营的。

2017年10月和12月,酷奇单车和小蓝单车先后倒闭,都将其单车资源委托给了四川拜客出行。但事实上,这是一家名不经传的成都公司,大多数人没有见过其运营的熊猫单车,甚至没有听过这家公司的名字。

1527033665670aad43c5e4c.jpg

                                             被供应商用来抵债的酷奇单车

陈放只是众多被二次委托运营酷奇和小蓝单车的供应商之一。根据酷奇官方的数据,其投放车辆约140万辆车,但陈放手中的授权车辆仅为5万辆。和陈放一样被二次转手委托代运营酷奇和小蓝单车的,还有位于王庆坨的光宝车业,他们同样是拜客出行的供应商之一。

陈放告诉AI财经社,自己的工厂此前曾为四川拜客出行制造共享单车,由于债务上的关系,四川拜客在接手酷奇和小蓝的运营权之后,再将这些单车转交给陈放运营。他拥有名义上的使用权,但没有所有权,并且需要一次性上缴三年的“骑行费”。

也就是说,酷奇单车通过资产抵押和收取部分现金的方式,将车”卖给了”他曾经的供应商们。

由于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过多,二手共享单车在王庆坨已经成了一笔生意:企业将共享单车作为资产抵押给供应商用来偿还债款,供应商到处找人转手将其卖出以降低损失。

一名回收二手共享单车的工厂老板告诉AI财经社,一辆单车的回收价格通常在50-100,再次喷漆之后可以出口到海外或者偏远地区,全新的零件回收后则需要重新组装。据了解,经他手处理过的单车有骑呗、由你单车以及酷奇单车。

被当作废物处理是单车们的最终归宿

有组织的主动上街回收,仍需要企业付出一些精力和财力,但大多数企业,在资产不多的情况下,通常会选择直接放弃,这催生了另外一批“拾荒者”的存在——废品回收公司。

有的公司,甚至专门瞄准那些没人处理的共享单车坟场。有公司表示,通过废品回收的方式,仅是处理共享单车的车架部分,每吨就可以赚取上百元。“加上零配件拆卸下来贩卖,一次业务下来赚个几万元不成问题。”一位废品回收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15270336656388d7eb0ca6a.jpg

                                           被拆下来准备二次利用的车架

被城管扣押的共享单车,仍然有可能是这个命运。

2017年8月,全国各地开始出台单车限投禁令,交管部门开始加强对城市共享单车的清理力度。北京、上海、厦门、安徽,被城管收起来的共享单车,黄的、绿的、橙的、蓝的密密麻麻的挤在一片片空地里,像城市蝗虫。

因为存在大量手续和检修费用,企业不愿意认领,城管无暇管理。但城市里的一些共享单车还是被处理掉了。

位于上地联想大厦对面的一处空地,2017年9月份时,首次被曝成为北京的一处单车坟场,在被围起来的约5千平的空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ofo小黄车、摩拜小橙车、酷奇小绿车等。当AI财经社再次探访此地时,被围起来的工地几乎空无一物,所剩无几的的共享单车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几乎都已经完全报废了。

工地的一侧是公交调度站,几位司机师傅证实了这处单车坟场的存在,并说道,“早已经有卡车拉走”。至于拉去什么地方,他们却不知情。

去年9月时,曾有媒体采访一位负责搬运单车的市政人员,他的观点或许能说明一些事情。该市政人员悲观地认为,这些单车只能在原地烂做废铁。因为这些摞起来的单车,“给5块钱一辆都不会有人去扒”。

1527033665664bdc29b5f59.jpg

                               被散落被欠债的愤恨的供应商手里的共享单车

还有更多的零散单车,被散落被欠债的愤恨的供应商手里、无法退还押金用车替代的受伤用户手里、以及无人管辖的街头。但无论使用与否,这些单车的最终宿命都是垃圾回收站。

15270336656325585115ab4.jpg

                                                   被压成铝块的摩拜单车

一名曾经的共享单车线下运维人员告诉记者,即使是摩拜和ofo,大多数情况下,最终也只能将达到报废标准的共享单车,拆下零件再次使用,或者直接压成废旧的铝块,扔给合作的再生资源回收公司。

有来自深圳的废品回收公司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们也承接过几百吨的“回收工作”,开着大货车到街上去运这些共享单车回来,在自己的场地上短暂停留后,进行拆卸工作,一些零配件拿去卖掉,车架则大多直接丢进熔炉里面。

事实上,用户的押金,就这样被“烧”掉了。